人民币冲高回落多空博弈 全球大型资管机构长线看涨,交易密码


  导读:多位欧美资管机构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市场对央行再度出招的预期有所升温,但多数全球资管机构依然看好人民币稳健升值前景。

  记   者丨陈植

  编   辑丨曾芳

  截至22日19时,境内在岸市场人民币兑美元汇率(CNY)徘徊在6.6788,较前一个交易日创下的年内新高6.6416下跌逾300个基点。

  “这背后,不少对冲基金认为中国央行可能会再度出招,开始逢高沽空人民币。”一家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告诉记者。整个22日,这种预期在外汇市场有所蔓延。多家对冲基金开始买入7天期、执行价格在6.75-6.8的人民币看跌期权,或加仓执行价在6.72以上的看跌人民币掉期交易头寸。

  他透露,这种沽空操作,在国家外汇管理局表示将进一步加快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投放节奏并扩大规模后骤然升温。甚至个别对冲基金开始将此视为央行再度出招的“重要信号”。

  此前,尽管央行下调远期售汇业务外汇准备金率,却无能遏制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趋势,本周三,境内人民币汇率再创年内新高6.6416,一度收复6.65整数关口。

  多位欧美资管机构人士向记者透露,尽管市场对央行再度出招的预期有所升温,但多数全球资管机构依然看好人民币稳健升值前景。

  近期他们已重新调整了人民币汇率投资模型,短期内,将人民币与美国大选高度挂钩——若民主党胜选,有望缓解中美紧张关系,助力人民币汇率升值;中长期内,则将人民币与全球疫情卷土重来紧密关联——若欧美国家疫情持续扩散且无法尽早研发有效疫苗,全球资本势必纷纷流向人民币资产避险,同样推动人民币汇率长期走强。

  这构成当前全球投资机构人民币投资策略的骤然分化——相比不少对冲基金担心央行再度“出招”而押注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调,众多全球长线投资机构则依然力挺人民币持续走强。

  逢高沽空仅仅是风险对冲需要?

图/ 图虫图/ 图虫

  在上述香港银行外汇交易员看来,近日人民币与美元走势再度呈现高度负相关状态。本周前三个交易日人民币汇率之所以大幅上涨迭创年内新高,一个重要原因是期间美元指数从93.6回落至最低92.6,22日人民币汇率冲高回落,也受到美元指数反弹至92.9的影响。

  “但这背后,是对冲基金变聪明了。”他告诉记者。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快速飙涨迭创新高,令远期售汇业务外汇准备金率下调措施几乎失效,因此他们担心央行很可能会再度出招,纷纷转而看着美元涨跌交易人民币汇率,提升投资“安全性”。

  “事实上,这些天越来越多对冲基金一边买涨人民币,一边正密切关注中国央行最新政策动向。”Cornell Capital合伙人Ann Berry向记者透露。尤其是外汇管理局人士表示将进一步加快合格境内机构投资者(QDII)额度投放节奏并扩大规模,令不少对冲基金预感到央行再度“出招”,转而借着22日美元反弹,纷纷逢高买跌人民币汇率套利。

  一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也向记者表示:

  除了加快QDII额度投放节奏,目前不少对冲基金都在密切关注离岸远期外汇市场,密切关注央行相关部门是否在远期外汇掉期交易出手,以遏制目前日益升温的人民币汇率投机看涨热情。

  “不过,大举沽空人民币的对冲基金屈指可数。”他直言。因为多数对冲基金依然看好人民币汇率涨势。甚至很多看好民主党赢得美国大选的对冲基金已经大举买入3个月期看跌美元看涨人民币(押注人民币汇率达到6.4)的高杠杆期权组合,因为市场预期民主党获胜将缓解中美关系,令人民币汇率获得新的上涨动能。

  在他看来,22日部分对冲基金逢高沽空人民币,很可能是基于风险对冲的考虑。因为他们此前大举加仓人民币看涨头寸,导致人民币汇率投资组合的潜在波动性有所上升。因此在央行再度出招的预期升温情况下,他们需要减持部分看涨头寸以压低波动性。

  “事实上,只要中国央行不采取下调存款准备金率、降息等措施,市场买涨人民币的热情不会明显减退。”这位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

  因为相比欧美疫情卷土重来导致欧美央行不得不加码货币宽松力度,中国央行相对稳健的货币政策正导致人民币利差优势进一步凸显,驱动对冲基金持续追涨人民币,甚至在央行再度“出招”令人民币汇率回调后,他们又会逢低追涨人民币。

  全球资管机构“变身”人民币长线看涨者

图/ 图虫图/ 图虫

  记者多方了解到,10月以来海外投资机构持续看涨人民币的另一个重要因素,是他们发现疫情导致节假日中国人出国旅游骤降,加之海外资本持续加仓人民币资产,导致中国资本跨境流动趋于“进大于出”。

  “这或许也是此前央行下调远期售汇业务外汇准备金率未能有效遏制人民币涨势的一大原因。” Ann Berry认为。不少对冲基金通过调研发现,在人民币持续快速升值的情况下,越来越多交易密码企业选择了延后购汇,导致银行售汇业务量趋于下滑,某种程度抵消了上述调控政策效果。

  这驱动央行相关部门继续在促进金融市场双向深度开放“做文章”。

  近日外汇管理局指出,近期计划分批次新增QDII额度约100亿美元。与此同时,目前正在北京、上海、深圳三地试点的合格境内有限合伙人(QDLP/QDIE)政策也将进一步扩大规模。

  有对冲基金经理表示,目前QDII/QDLP/QDIE的额度扩大,能否抵消资本跨境流动“进大于出”的态势,仍是未知数。毕竟,5月以来海外资本月均加仓人民币债券的规模超过千亿人民币(逾130亿美元)。

  “尽管中国外汇储备整体保持平稳波动,但这主要是交易密码受到资产估值波动影响,并没有改变资本跨境流动进大于出的整体趋势。”前述华尔街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也是众多全球长线投资型资管机构坚定看涨人民币的重要驱动力之一。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欧美疫情卷土重来,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都将中国资产作为单独资产类别进行配置(大幅提高中国资产投资比重),加之9月以来中国相关部门出台多项金融市场对外开放新政简化了海外资本投资操作流程,进一步打消他们资金入境容易出境难的顾虑,令这些全球资管机构加仓人民币资产步伐提速同时,对全球资本流向人民币资产日益看好,进而纷纷买涨人民币。

  “以往,多数全球资管机构会买入3个月人民币掉期交易并循环操作,以对冲人民币汇率大幅波动风险,如今他们要么一口气买入1年期看涨人民币期权衍生品或掉期交易,要么干脆直接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却不做任何汇率风险对冲操作,因为他们看涨人民币长期稳健升值。”Blue Line Futures市场策略师Phillip Streible指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