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联储低利率环境下面临新的权衡 苦觅新的监管模式,外汇ea是什么


  在专家们齐聚圣迭戈对金融监管以及全面调整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的策略展开辩论之际,低失业率、低通胀和低利率这一前所未见的组合,令美联储难以应对下一场衰退。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 资料图片:2017年6月,美元纸币

  为期三日的会议就一系列经济问题展开了辩论,其中一个问题很突出:教科书关于中央银行的观点认为,低失业率会产生不受欢迎的通胀,而货币政策制定者可以通过加息来加以应对,而这种观点即使没有完全被颠覆,至少也已严重受挫。

  现在不仅出现了低失业率与低通胀共存的局面,而且全球利率也陷于如此之低的水准,人们认为利率上升的可能性很低,当下一次衰退到来时,美联储和其他央行或许将没什么降息空间,不得不决定采取其他策略。

  “这些因素基本上就是我们要应对的问题,”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说,参加美国经济学会年会的其他央行官员和学术研究人员也表达了同样的无奈看法。

  美联储正在对其货币政策方式进行广泛评估,这一过程预计将于今年稍晚结束。

  这次会议产生了很多想法,比如前美联储主席伯南克呼吁,将购债等非常规货币政策工具列入美联储武器库的永久组成部分,实际上就是将他对抗2007-09年金融危机的方法作为美联储抗击经济衰退的主要手段。

  他指出,由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不大可能大幅升至超过2-3%,而且目前低于该水准,如果不这么做,美联储将没有足够的“火力”来对抗下一次经济衰退。

  周日,前美联储主席叶伦呼吁采用更好的金融监管工具,她认为美联储如果相信可以用其他方法来确保持续的宽松政策不会导致信贷崩溃和更糟的整体结果,则可以有把握地将利率维持在低水平,提振就业和薪资增长。

  虽然这在美国是个政治敏感问题,但其他国家已经对抵押贷款实施了更严格的限制,例如为了防止低利率鼓励高风险借贷。

  叶伦称,“这里需要这样的工具来放松货币政策,以专注于”美联储实现充分就业和稳定物价这两个核心目标。

  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梅斯特(Loretta Mester)在一次会议间隙告诉路透,如果美联储决策者要试图解决他们心中的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愿意推给未来多大的金融风险来换取工人今日获得的福利。

  “有些人...说:‘我愿意承受现在非常低利率的风险,’而其他人说这样的问题是,如果真出现了金融稳定问题,你想要帮助的人反倒会受到更严重的伤害...这是个问题。可能是关于时间框架的问题。”

  在美联储2019年的三次降息期间,一些反对降息的联储决策者的理由之一就是,担心低借贷成本可能助长此类金融过度。

  最终,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多数联储官员认为,金融市场几乎没有出现动荡加剧的预警信号,觉得降息会缓冲全球增长放缓对美国经济的影响。

  “需要别的工具”

  一群研究人员在该场会议发表的研究报告中称,就像叶伦所建议的,如果有更好的规范用于监管银行、家庭信贷等领域,确保防范金融危机,那么美联储或许就不需要在宏观经济目标上让步。

  “货币政策能够处理产出、稳定物价和所谓的金融情况吗?你需要别的工具,”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前美联储金融稳定部门主管梁奈利指出。

  梁奈利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及纽约联储研究者共同挂名的论文总结称,如果没有另一套工具用于保持金融情况稳定,因为那些不定时爆发的信贷问题,央行政策等于为长期增速下降铺路。

  “我们有低通胀,就业数字很高。如果因为通胀不高而保持低利率,...四个季度、八个季度之后,你可能造成什么样的金融疲弱环节?增加了多少下档尾部风险?”梁奈利说。“这些疲弱环节随着时间积累...现在状况比较不错的代价是之后情况会更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