逾30家区块链公司驰援抗疫+美原油外盘代理


  文|蜂巢内容组

  编辑|文刀

  这个春节的链界币圈,探讨行情的声音少了,多了一批关注疫情的行动者。

  截至1月30日16时,腾讯数据显示,全国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的确诊病例为7766例,疑似病例12167例,死亡人数为170人,治愈人数129人,全国各个省份均存在确诊病例。其中,疫情最为严重的湖北省已累计确诊4586例,死亡162人,治愈90人。

  医院是应对疫情的最前线,自1月20日起,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感染人数激增,疫情最严重的武汉首先出现了医用口罩、防护服等医疗物资紧缺的情况,随后,湖北其他市县、乡镇及全国其他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也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疫情蔓延、物资紧缺之时,区块链业界加入驰援队伍,他们发挥行业惯有的分布式协调优势,成立基金、寻找靠谱渠道,从全国各地甚至海外地区采买物资,送往急需地区。

  截至目前,据蜂巢财经不完全统计,区块链业内至少30家企业或社区展开针对防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物资支援,其中既包括欧科、币安、火币、MXC等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也包括TopNetwork、量子链等项目团队及金氪资本等投资机构。据链上财经1月27日数据显示,包括区块链企业在内的新金融企业驰援疫情地的物资总额已超过17亿元。

  节前启动捐助 驰援疫区

  从1月下旬成立起,“口罩防护服医疗物资信息共享”群里,每天都有人在交流救援物资购买渠道方面的事儿。这个由数字资产交易平台MXC(抹茶)发起的物资线上联络群,已经汇集起包括抹茶工作人员和用户在内的200多人。

  “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争取让更多资源匹配起来,尽快提供更多帮助。”MXC集团副总裁Henry介绍,MXC从1月22日就开始筹备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物资援助工作,以志愿者的形式来运作。那时,全国已确诊新型肺炎病例数还在300多例。

  1 月24 日、25 日两天,MXC 志愿者累计向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红十字会、大连沙河口区红十字会、地方公益人士及1062 位需要帮助的朋友发出17640 支N90/KN95 级防护口罩。

 区块链行业人士发起公益行动 区块链行业人士发起公益行动

  分布式通信云项目TOP Network的团队当时刚刚休假,成员Rachel从社交网络上感受到了情况的紧急,“到处都在传疫情,大家在买口罩的时候发现,淘宝、京东上都断货了。”

  TOP团队决定做点什么,1月24日,他们一边开始从线上寻找口罩购置渠道,一边跑实体店,“从实体店先买了3箱口罩,一共6000个,25号中午寄出,27号送达武汉五院。”包括70多个志愿者的团队在一起行动,解决物资对接和运送难题。

  币安集团的内部慈善组织在除夕那天决定展开物资捐赠,“原本是默默在筹备的,经过一天发现物资采购、物流、核心信息很难协调,才发朋友圈对外联系。”币安联合创始人何一表示,币安慈善计划投入1000万元,初期针对一线医务人员捐赠物资,目前币安已支付百万元,后续会公开所有捐赠细节。

  同样是除夕这一天,火币集团也开始行动,火币公益拿出1000万元用于物资购买,“寻找渠道,购买医疗物资,运送到最需要的地方。”火币公益发起人Ciara Sun表示,1月27日开始,火币公益采购了2万个3M公司授权的个人防护口罩运送到了疫情严重地区。1月27日至29日,共计采购60万双医护级别手套、2500个医护级别口罩等将运送到湖北、湖南等区域;1月29日,有1000台血氧仪正在打包等待运输到二十家需求医院,“同时,我们从海外采购到45000件防护服,正在加急运送至国内。”

欧科集团的首批物资已达一线欧科集团的首批物资已达一线

  今日,欧科集团的第一批十万套医用物资也已陆续抵达武汉、咸宁、黄冈、鄂州、汉中、红安六个县市的七家医院,这些物资包括但不局限于护目镜、防护服、口罩、雨靴等,“直接在国内通过朋友介绍联系到厂家,从厂家采购、发货。”欧科工作人员介绍。

  量子链项目从基金会运营费用中单独列支,拿出20万元,捐给了湖北省慈善总会支援疫情地区。

  截至目前,据蜂巢财经不完全统计,区块链业内至少30家企业或社区已经展开针对新型冠状病毒疫情的物资支援,其中既包括欧科、币安、火币、MXC等数字资产交易平台,也包括TopNetwork、量子链等项目团队及金氪资本等投资机构。据链上财经1月27日数据显示,包括区块链企业在内的新金融企业驰援疫情地的物资总额已超过17亿元。

  克服紧缺、物流及甄别难题

  当疫情遇上春节休假时,物资筹措运送及甄别有效物资和真实供应渠道,都成为此次区块链业界支援者们反馈的共同难题。

  行动较早的MXC捐赠的17640支口罩分两批采购而来,“第一批口罩来自广州,因为整个货源非常短缺,KN95口罩很难买大量进货,首批物资我们拿到的成本比较高,数量也较小。”MXC集团副总裁Henry说,采买第二批口罩时,他们直接从四川一个医疗集团采购,“16000支N90口罩,主要发给了湖北省黄冈市红安县的红十字会,通过红十字会定向捐赠给了红安县本地的医院。”

  欧科集团负责采买物资的是大市场部,“困难主要是现在各个厂家都在美原油外盘代理加急生产中,一些货源不是特别充足,还需要等一段时间。”

  运输通道是另外一道阻力。春节前几天,疫情严重的武汉封了城,顺丰物流的陆路通道暂停,仅空运在运行;其他物流公司起初都处于停运状态。

  火币公益的发起人Ciara Sun反馈,有些疫情严重区域的交通运输出现了一些管控,有些物流公司因仓库爆满无法配合,有些物资厂家不愿意分发给他们指定的需求医院,“我们只能要求他们发到一个地方,再联系当地一些车队志愿者,请他们接到物资后分发到需求医院。”

  麻烦还不仅仅是物资紧缺、物流不畅这些问题,多家支援企业都表示,他们在采买物资的过程中,遇到了哄抬价格、假货等乱象。

  TOP团队的Rachel有点无奈,在口罩、防护服、护目镜的艰难筹集过程中,他们曾遇到坐地起价的工厂,“按小时涨价,几个小时里,价格从9块钱涨到了16块钱。”

  一边面对日渐紧迫的资源需求,一边需要在数百例虚假资源中辨别最真实的物资,火币在援助的过程中遇到了各种“想象不到的困难”,“ 很多骗子发虚假资源信息,无良商家临时加价,我们第一次发现口罩也要‘配货’。”Ciara Sun是负责火币援助工作的统筹者之一,在采购物资时,他和团队要不断识别很多微商、 不知名渠道售卖不符合标准的产品或者假货;为防“倒爷”,他们努力寻找能直接供货的渠道。

 币安慈善的物资持续运送中 币安慈善的物资持续运送中

  币安也同样遇到了中间商赚差价和假货的麻烦,该企业联合创始人何一介绍,币安慈善遇到的最难问题还是物资采购,“水很深,目前很多物资不符合医疗标准,以及一些中间商赚差价,假货泛滥,都给采购增加了难度。”为此,币安慈善在内部形成了一个流程,每一笔物资都要双重确认,一来确保需求方信息真实,二来防止假货造成的支援无效。

  在有效支援方面,火币集团找来了专业的医疗人员来帮忙分辨物资的真伪和有效性,“我们购买每一批物资前,都会给需求医院进行核实,符合标准后才会采购、捐赠。”

  发挥海外优势 关注县乡物资短缺 

  在此次的支援行动中,国际化运行的区块链企业发挥了海外站点的优势,大量的物资从国外找到了供应渠道,但同时也需要克服通关、标准化等难题。

  MXC的第三批物资采购自日本,已经在运送途中;币安的大批物资走了国际空运渠道;欧科集团的海外成员在日本、马来西亚、印尼等离中国较近国家联系、对接物资。

  火币动用了全球资源来采购物资,包括但不限于丹麦、意大利、法国、阿联酋、阿根廷、美国、日本、韩国、泰国、俄罗斯等国家,“全球近上百位同事,多个部门、分站、机构,从初一开始,24小时全球无时差工作,对接群里,24小时始终有人在回复和沟通调动当地物流企业。”Ciara Sun介绍,火币海外站同事们协调自身资源,“有些同事及其亲朋甚至人肉入境背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