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媒称英国脱欧之战刚刚开始_富拓外汇


  原标题:港媒称英国脱欧之战刚刚开始

  参考消息网2月4日报道 香港《南华早报》网站3日发表香港-亚太经合组织贸易政策集团执行董事戴维·多德韦尔的文章称,英国脱欧之战并未结束,而是刚刚开始。文章编译如下:

  1月30日,兴奋的奈杰尔·法拉奇最后一次回到他在欧洲议会的座位。他将一面纸质的欧盟旗帜扔在一边,很清楚自己的工作已经结束。他说:“就这样了。一切都结束了。”

  他临别时的话让我想起美国总统特朗普对中国发动贸易战时说的话:“贸易战是好事,很容易打赢。”这两种表述都以简单、非黑即白的二元论描述世界,但两者都大错特错。

  上周末,英国首相约翰逊从桑德兰——他选择庆祝“真正国家复兴和改变的时刻”的地方——返回伦敦。自此,有关英国脱欧后的谈判将开始实质性的工作。这将是一个艰难的(有时甚至是丑陋的)过程,它将考验欧盟和英国双方谈判代表的耐心和创造力。

  对于数百万天真地以为围绕英国脱欧的斗争终于结束的选民来说,等待他们的将是猛然的觉醒。

  2016年英国脱欧公投首次被提出时,我曾指出,这种讨论的背景至少存在五个不利因素。今天,在围绕英国脱欧细节的谈判开始之际,这些因素仍然重要。

  首先,英国脱欧更多是与保守党的残酷内战而不是与要求脱欧的大规模公众运动有关。不错,人们对欧盟委员会不负责的态度深感不满,但这些失望情绪从来就不是英国普通选民最关注的问题。英国脱欧是一种“症状”而不是“病因”,只有解决保守党内战才能恢复政治和平。

  其次,尽管约翰逊在去年12月的选举中大获全胜让保守党得以休战,但在这个从根本上已经分裂的国家,不同层面上还有深深的裂痕:伦敦与其他地区;苏格兰和北爱尔兰与英格兰;年轻人与老年人;农村与城市;享有特权的大都市精英阶层与边缘化的中产阶级。

  约翰逊在桑德兰庆祝英国新时代的到来绝非偶然,对传统的保守党选民来说,桑德兰是一个未知的领域。约翰逊与英国的劳动阶级达成了浮士德式交易,而后者与传统的保守党阵富拓外汇营无法轻易调和。他对这个交易的管理将决定未来十年的英国政治。

  第三,英国脱欧给整个欧洲和给英国带来的创伤一样剧烈。眼下,欧盟正竭尽全力达成和解,但随着英国脱欧谈判的开始,为防止欧洲计划进一步遭到侵蚀,欧盟将火力全开。对许多人来说,过去半个世纪,欧洲计划推动了和平和经济迅速发展。

  第四,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对英国脱欧(以及欧洲所有新兴民粹主义运动)的影响比大多数人所愿承认的更大。这场金融危机造成经济增长停滞,不平等加剧,就业和工资保障遭到破坏,医疗、老年护理、重要基础设施、教育改革和住房所需资金减少,从而激化了英国脱欧。

  英国或许成功地从欧盟手中夺回了控制权,但与经济来源有关的挑战仍然巨大。英国政府的经济学家说,未来15年内,脱欧将使英国经济失去5%的增长率。在大量实际工作亟待完成的情况下,这将是高昂的代价。

  第五,英国脱欧将给官僚机构和法律体系带来长达十年的梦魇,因为法规和制度需要重建。对商业律师来说,未来十年前景可期,但对需要法律确定性的企业来说,未来十年则是可怕的。

  约翰逊的团队急于给人留下英国已经完成脱欧的印象,但仍有许多脱欧问题亟待解决,他们需要谨慎处理这个尴尬的现实。其中包括关于如何管理爱尔兰海域贸易的争论,西班牙和法国渔民想在英国主权水域捕鱼的争论,以及有关服务贸易进入欧盟的争论。

  英国是将继续遵守欧盟标准和规定,还是与监管迥然不同的美国等国达成贸易协议?这个问题很快将摆在眼前。贸易谈判将耗时数年,而且会引发大量戏剧性事件——不仅仅是与美国和欧盟的谈判。正如英国《金融时报》的菲利普·斯蒂芬森所指出的:“对于特朗普的反复无常,没有相应的保险政策。”

  此外,围绕苏格兰是否有权进行“留欧”公投的争论很快也将出现,而且会非常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