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和林:数字货币改变基础货币形态 将重塑贸易结算_eight


  原标题:数字货币将重塑贸易结算体系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数字经济研究院

  执行院长 盘和林 eight;

  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于1月2日至3日在北京召开。在加强金融科技研发和应用方面,会议特别强调,要继续推进法定数字货币研发。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日前表示,央行数字货币(DC/EP)在坚持双层投放、M0替代、可控匿名的前提下,基本完成顶层设计、标准制定、功能研发、联调测试等工作。下一步将遵循稳步、安全、可控原则,合理选择试点验证地区、场景和服务范围,不断优化和丰富DC/EP功能,稳妥推进数字化形态法定货币出台应用。

  改变基础货币形态

  在定位方面,央行数字货币DC/EP不是简单的纸钞数字化,而是要替代M0,即改变基础货币的形态。M0指的是流通中的现金,即银行体系以外各个单位的库存现金和居民的手持现金之和。而纸钞数字化一般指的是线上代替线下,但无论线上还是线下,都需要账户支持,比如支付宝支付需要绑定银行卡才能支付。而DC/EP没有这个限制,在使用DC/EP进行支付的时候,不需要绑定任何银行账户。

  DC/EP的一个重要特征是采用双层运营体系,由中国人民银行将DC/EP发行至商业银行业务库,商业银行直接面向社会公众提供DC/EP的存取流通服务,与中国人民银行一起维护数字货币的正常运行。

  另一个重要特征是双离线支付。DC/EP基于特殊的设计,可以不依赖于网络进行点对点的交易。简单来说,即便是收支双方的手机都处于离线(断网)状态,双方仍然可以进行转账支付,手机只要有电即可。而目前的电子支付都需要联网。

  双离线支付使DC/EP在使用上更加接近现钞。在电子支付日益普及的今天,断网成了困扰移动支付的主要原因之一,比如在地铁、地下超市等网络信号覆盖盲区,用户很可能出现无法联网进而无法进行交易的情况。即使支付宝等近些年进行过离线支付的尝试,但目前也只是支付方的单离线模式,收款方仍需要联网扫码才能最终完成支付动作。

  值得注意的是,DC/EP与普通的电子支付也不是同一范畴里的概念,后者相较于现金支付而言是一种支付手段,但它们所支付的仍是人民币,本质上还是用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进行支付。而DC/EP推出后,电子支付功能没有发生改变,只是改为用DC/EP而不是原来的商业银行存款货币(或者二者并行)进行支付。

  采用中心化运行方式

  谈到数字货币,很容易让人联想到比特币和Libra等虚拟加密货币,但DC/EP与它们相比存在一个根本性的区别,DC/EP采用是中心化的运行方式,而比特币和Libra是去中心化的。准确来说,DC/EP是一种主权信用货币,而后两者是“货币非国家化”思想的产物。

  货币最本质的属性和最基本的职能是充当商品交换的媒介。在货币的各项职能中,价值尺度职能服务于流通手段和支付手段职能,而价值储藏职能则是交换媒介职能的自然派生物。

  在实物货币时代,货币自身具有内在价值,比如金银,所以能履行上述职能。但到了信用货币时代,纸钞本身是没有价值的,其之所以能够履行货币职能,是因为有国家信用作为支撑,具有法偿性和强制性。

  比特币等虚拟货币本质上是一种私人货币,并没有稳固的信用基础。所以,任何一种有自己开采算法、遵循P,2,P协议、限量、无中心管制的数字货币都可以是比特币的替代品。而在实际应用中,比特币由于缺少中央调节机制,不仅难以满足货币政策的要求,甚至都没办法保持币值的稳定,近几年其币值的暴涨暴跌已经证明这一点。

  相比较而言,如果说DC/EP有替代品的话,也只能是其他形态的人民币,比如纸钞和硬币。由央行发行的数字货币仍然是中央银行对社会公众的负债,这种债权债务关系并不会随着货币形态的变化而发生改变。

  助推人民币国际化

  央行发行数字货币有其重要意义。首先,现有的纸钞和硬币容易匿名伪造,存在用于洗钱、恐怖融资等风险,而如果用DC/EP代替纸钞和硬币,虽然仍存在上述风险,但监管机构可以用大数据进行处理。尽管DC/EP交易是匿名的,但可以通过一些行为特征来对涉案个人进行锁定,监管难度相对纸钞和硬币有所下降。

  其次,随着移动支付越来越普遍,现金的使用频率大大降低。而且,纸钞和硬币的发行、印制、回笼、储藏各个环节的成本非常高,还要做防伪处理,从经济上来说用DC/EP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对于公众一些正常的匿名支付需求,现有支付工具无法满足eight,它们都是跟银行账户体系绑定的。而DC/EP既能保持现金的属性和主要的价值特征,又能够满足便携和匿名需求。

  最后,有利于重塑贸易清结算体系和推动人民币国际化。在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上线之前,人民币跨境清结算高度依赖美国的SWIFT和CHIPS系统。但高度依赖SWIFT和CHIPS系统存在一定风险,正如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黄奇帆所指出的:“SWIFT和CHIPS正逐渐沦为美国行使全球霸权,进行长臂管辖的金融工具。从历史上看,美国借助SWIFT和CHIPS系统发动了数次金融战争。”这既不符合我国的利益,也不利于全球金融体系的稳定。此外,在当前数字化浪潮的大趋势下,SWIFT和CHIPS系统技术更新缓慢、安全性难以保证,利用大数据平台和区块链技术构建一个新的清结算网络,已成很多国家的共识。